今天是宇治的煙火大會,上星期親手做了一張卡片給你,邀你一起看煙火。卡片遞給你之後,一直不敢問你,你也沒説什麼,昨天鼓起勇氣打電話問你,問你今天有空嗎?要一起去看煙火嗎?你説今天要去見客戸,有早點結束就可以,但若結束得晩就沒辦法,不要期待比較好。理性告訴我,今天你應該是不會來,也許真的見客戸到很晩,但我想那也可能是你的藉口,不想期望,因為怕失望。掛完電話後,心一直還在怦怦跳,我在緊張什麼?

  

  想呈現在你面前是最好的,一早起來就把自己梳妝打扮一番;知道你愛乾淨,趕忙把屋内東擦擦西抹抹,弄到一半突然停住了,説不期待的,我在做什麼?


  翔海也好幾天沒在問爸爸在哪裡?今天又突然問起,「パパはどこ?(爸爸在哪裡?)」我還是只能如往常般地回答他,「パパ忙しい、仕事してるや!(爸爸很忙在上班呀!)」今天的他很明確地説出他心裡的話,「パパ帰ってきて欲しい。パパ会いたい!(好希望爸爸回來,好想見爸爸。)」我教他「一緒に神様にお願いしようね!(那一起向老天許願吧!)」牽著他的小手,走到窗邊,望向天邊,雙手合十,祈求上天,回頭看向翔海,他也學我雙眼緊閉合掌,很虔誠地在向老天許願,真的希望老天看得見也聽得見我和翔海的聲音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linasyo 的頭像
salinasyo

我是雜草~~~

salinas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