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上班時,遇到五位客人來用餐,其中四人呱啦呱啦地用著中文交談,哇~~~感覺真是興奮又親切,我就用中文幫他們上料理,他們一聽到時感覺非常訝異,也很親切地和我交談,交談中他們突然誇我中文說的很好(咦?!我中文好是理所當然ㄚ!被人誇我中文好可一點也不開心ㄚ!),我才發現他們誤認為我是會說中文的日本人,我就和他們解釋說我是道地台灣人,這群客人當中一人也是台灣人來自台北,離去之前,那台北人一臉疑惑地問我說在日本待多久了?我回說四年多,我反問說有什麼問題嗎?那客人我說可能在日本待久了,中文腔調怪怪地,像日本人在說中文,這~~這~~這真是讓我大受打擊ㄚ~~~我中文腔真有那麼怪嗎?!害我心裡一整個疑惑!但在異地遇到同鄉人真的很開心,即使他長得不帥,即使他有點年紀,即使他有著大肚楠,即使他頭髮稀疏,但我還是很開心遇到你啦!來自台灣的客人!(說我中文怪怪,你給我記住!)





  星期六上班時心中有不少委屈,害我心情超沮喪。


  就在和客人解說一件事情,解說完後回來前輩直訓我不可和客人這樣說,還直問我你知道你哪裡說錯了嗎?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哪裡說錯?原來我剛解說時前後是都轉變敬語了,但中間有個地方沒有轉變敬語,還問我說知道怎麼說才對嗎?(我都不知道哪個地方說錯,又怎麼知道該怎麼改才對!)只好連聲說對不起。


  平常和大家日語交談時看似很溜,可能讓大家認為我日文很厲害,但好像也認為我會說日文該是理所當然的事了,我的日文大都是自學來的,基礎沒有像去上過語言學校的人的紮穩,很多都是半知半解,有時說錯若沒指明的話,我真不知道我哪裡說錯了。


  又客人離去後地上有菜渣,隔壁左方還有客人在用餐,我想若屁股朝向隔壁左方客人是不雅的,我想從右方進入位子面對著左方的客人,從左方開始掃至右方,但我正從右方位子進入時,前輩以為我是要從右方開始掃起,馬上來指正我說,因為隔壁左方還有客人在用餐,我應該從左方掃起;當然我跟前輩解釋說我只是從右方進入,但我確實是要從左方掃起,但一解釋聽起來就好像是在找藉口掩飾般,不說卻又覺得委屈,就覺得心裡很憋!


  真覺得我遇到語言障礙、言不及義,無法完整表達自己想說的,也無法說出漂亮的敬語,真的感到很挫折!還有壓力另一大原因應該也是我自己對第一份工作的看重,對自己的期許太高,想完美做好每件事,卻發現工作並不如想像中簡單及不如願時,對自己無法達到的能力感到不甘心所感到壓力吧!我真的是把自己逼太緊、想太多!我得鬆一口氣才能繼續再戰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linasyo 的頭像
salinasyo

我是雜草~~~

salinas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